情此长阔

澜巍 贱炸 锤基 贱虫 殊琰
以上心头肉

绝不吃all铁、巍澜、内梅

雷abo产r、生子


一个没什么下限脾气一般的开车选手

一切以我开心为前提



社恐晚期— End.

论赵处胃疼的那个晚上都发生了什么(上)R18

澜巍粮太少了,憋了几天受不了了!

 

我没看过小说,剧看的也不认真,可能各种偏差ooc,放飞自我不带脑子的写作,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本来要一发完,但我写累了,所以(下)开车

 

 

论赵处胃疼的那个晚上都发生了什么(上)

 

 

沈巍端着热水回来的时候赵云澜已经半个人缩在被子里了,只露出半张脸和一头翘了几根毛的短发。他伸手去揉赵云澜的头发,那人像是已经睡熟,发出几声意味不明的低哼,更缩进被子里,转身留给他一个后脑勺。


“吃不吃药了?”他隔着被子拍了拍赵云澜肩膀。


那人动也没动。


“赵处?醒醒。”

……

“赵云澜?”

……

“赵云澜?起……”


沈巍半俯着身子叫他,吐息恰好痒痒地拂在赵云澜左边的耳朵上,一回两回人倒也还模模糊糊地睡着,被他唠叨来唠叨去喊了几声到底是烦了,趁着被吵醒的起床气就一个翻身,拉着沈巍的领口不管不顾地往下一拽。


“我说沈教授你这人,我都睡着了你非得叫我起来吃药吃药。吃吃吃,我这就吃,药哪呢水哪呢?”


“你……别,放手。”


还半醒着的人哪有什么准头,手劲大得差点直接把沈巍带到床上,沈巍措不及防被他拎着白衬衫领口往下一拉,一只腿膝盖支在床边,一只手扶着床头的小桌子才没倒下去。


但也实在太近了——两人鼻尖距离不过十厘米,沈巍被放大了的脸就端端正正摆在面前,睫毛像是一层薄薄的扇面,灯光透过缝隙细细碎碎地落在他深黑的眼里,映出干净明丽的细芒。搀扶他上来的时候着急了些,又忙着去烧水,鼻尖亮亮的,铺了一小片细密的汗珠。


赵云澜瞬间就清醒了,但没着急放手。他装着一副还迷糊的样子,吸吸鼻子,扯开嘴角冲着沈巍傻笑,张口就胡诌,“沈教授,你怎么这么好闻,和我那糖一个味。”


人白就是好,赵云澜眼看着红晕直接烧上沈巍的耳根,他不自然地侧过头,想起身挣开赵云澜,被拎着领子自己身体又往后挣,手里那半杯温水终于是一个不小心洒了下来。


沈巍慌忙着想要端稳杯子,身体自然就从刚刚勉强保持重心的位置脱离了,被赵云澜顺着力一个使坏拉进了怀里。


“沈教授这是怎么回事啊,让我吃个药还投怀送抱的?”赵云澜自是没忘了刚刚自己睡熟被他三番两次的问话吹了一耳朵热气,故意凑到沈巍耳边用气音说话,末了还装模作样的一个叹气,热气直直全贴着沈巍耳后过去。


沈巍被他拉着倒在床上的最后尽力偏了偏手,一杯温水洒在被褥上的没多少,大部分却倒在了自己西装裤上,湿湿地粘在腿上。都被生拉硬拽地拖到床上了,沈巍才反应过来赵云澜是装没醒,挣着想下床被他牢牢圈在怀里。


赵云澜毕竟刚从被子里出来,身上温度比平时还要高一些,胸口紧紧贴着沈巍后背,温度很快就传了过来,人的体温能有多高——而这温度却突然让沈巍就慌了,这种紧贴着的拥抱,吐息毫无阻碍的感受,他指尖都这种感知折磨地发抖,想要挣开,动了几下反而被圈地更紧。





而他这么久以来,对赵云澜这个人从来都没脾气。


“别闹了,我裤腿都湿了,你放开让我回去换一条。”他故作镇定地说话,耳根脖颈的薄红几乎要蔓延到脸上。


他脖子一侧隐隐跳动的血管,不自然的薄红的耳垂——一切的一切,明明是第一次和这个看不透的教授这么近,而这一切又仿佛本该如此,说不上来的感觉,赵云澜本想顺着他的意放手,却硬生生觉得这拥抱不该戛然而止了,陌生又熟悉的滋味,他鬼使神差般地低头舔上沈巍的耳垂。


湿湿软软的触感像是吃糖一样,一点不见外地卷着他的耳垂吮进了嘴里。


怀里的人一震,拿着那空杯的手失了力,玻璃杯垂直落体砸在地上,清脆地碎成一片。


这声像是碎在沈巍心头,激得他一个清醒。


“赵处,开玩笑不要过分了,放手。”


他装着语气生硬的样子,右臂屈起撞在赵云澜胸侧,没用几分力,但还是带着点痛感。赵云澜觉得奇怪了,这人一副想从他怀里挣出去的样子,但手肘撞他也没用几分力,被他叼着耳朵舔也没露出一副被侮辱的样子,像是……


赵云澜想通了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像是明明已经订了婚的两人,一方保守碍于没到婚期不想行事,但架不住心上人的攻势,推推搡搡还是被骗上了床。赵云澜琢磨着想了两遍,但把这人带入沈教授又感觉设定有那么一点惊悚。


可这人平时看向自己,眼里永远都是一片珠玉般的清润剔透,隐隐约约蒙了一层水光,却不减深情,更是为那眼神罩上一层扬州三月阳光的暖软包容。


而这人奈何不了自己了,最多也就是像现在装凶说一两句,却不知整人被他圈在怀里,他那话口气的冰冷倒是一分不差,而身体的升温、颤抖却也一分不差地被感知到。


赵云澜想了一会也想不出所以然,这几秒突然没动倒让沈巍奇怪了,他想着是不是赵云澜又开始胃疼,反而安安静静不再乱动,等身后的人说点什么。


等来的一句却像是火光乍现,晃得他眼前脑中一片混沌。



赵云澜收了平时嬉笑的口气,认真的语调,仿佛每个字都要明明白白地砸在他心上那样清晰。
















他说,“沈巍,你是不是喜欢我。”


评论(54)

热度(1407)